DC JayTim RoyJay KonTim
POI Shoot RF
SW Kylux Vadarkin Obikin SkySolo

【JayTim】Now anything is possible如今万事皆可能 中(魔王勇者AU)



  ***

  

  一天Jason在夜巡途中感受到一股不寻常的气息,一开始他没在意,但是这种情况正在愈演愈烈。对方狡猾得很,这个小跟踪狂巧妙地利用了哥谭老城区的复杂地形作为掩护,而且Jason暂时没办法分心来处理他,法外者接受了一个就在哥谭的雇佣委托。他们的经济来源不可能只依靠打败魔王——毕竟这当中花的时间太长而且最后很可能一无所得,不是每个魔王都家财万贯的,比如Dick Grayson。所以在没有实际损害的情况下,Jason被迫暂时放任事态发展。

  

  当他在夜色中回到自己的安全屋时,他发现他被闯空门了。小偷绝对是一个顶级高手,破解所有的监控和警报然后大摇大摆登堂入室。但是他没有带走任何东西。

  

  这件事简直是奇耻大辱。

  

  这件事之后,跟踪狂消失了。然而Jason并没有感到心安,说实话,他觉得更担心了,一个不知道目的的各项技术拔群的跟踪狂会半途而废吗?糟心事还没完,他干洗店雇佣的老太太因为心脏病突然过世,现在他得再找个人了。

  

  ***

  

  Tim早在一年前就把Jason Todd的底摸得一清二楚,他可是Timothy Drake-Wayne,那个小控制狂,全世界的勇者都在他的6个超大电脑显示屏上,他知道Jason的所有安全屋地址,进入可能要花一点时间,不过这都不是那么严重的问题。现在他在思考的问题是如何跟他接触,最好能够永绝后患,合法地。

  

  现在机会来了,他也许可以去当一个干洗店员工,只需要一点小小的伪装。

  

  ***

  

  当那个男孩推开干洗店门喊道:“菲乐太太?我给你带了小甜饼?”然后发现柜台上坐着的是个额头上有撮白毛的大个子时,男孩立刻摸向手机,警惕地问:“你是谁?菲乐太太呢?”

  

  Jason尴尬地挠了挠后脑勺,把腿从柜台上移了下来坐端正一些,“菲乐太太是我的雇员,她在四天前过世了,”他补充,“心脏病。”

  

  “所以你是店主?”男孩露出怀疑的目光。

  

  “是的,没错。”

  

  “我从来没看到过你。”一个陈述句。

  

  “我不怎么来,大多数时候我不在哥谭。我还有一些别的兼职……”哦好的他看到男孩已经在按数字了,大概是911吧,Jason舔了舔嘴唇“我真的不是什么抢劫犯之类的我发誓……菲乐太太是四年前受雇的,我可以给你看我们的劳工合同,上面还有我的照片,我叫Jason,你要洗衣服吗?”

  

  那个男孩放下甜饼(谢天谢地他还放下了手机)。“不,我不打算洗衣服,我只是想来看看菲乐太太,顺便给她搭把手什么的。你知道的,她年纪不小了(谴责的目光),还有心脏病。上天保佑她。”他说,“这是本来想给她的小甜饼,她很喜欢甜食,你如果喜欢的话就拿走吧。”

  

  “呃,谢谢你。”Jason已经开始感受到一丝内疚,为菲乐太太,他给她的薪水还算丰厚,但是他从来没有真的花心思去关怀员工……好在还有这样一个小甜心和她聊天给她带小甜饼,他提到过了吗,这个男孩,大概十六七岁,有着闪闪发亮的钴蓝色眼睛,柔软的黑色头发,鼻梁上几点恰到好处的雀斑,他的身材相当纤细,但是纤细的恰到好处,天哪,他的一切都恰到好处。

  

  “你现在一个人能搞定这些吗,”哦老天他居然在担心这个,“我觉得你得尽快找个人帮忙,以前菲乐太太经常忙不过来,我会帮她弄一些,就,帮她熨衣服什么的。”哦老天他在皱眉头,太可爱了,“你如果需要的话我可以帮你一段时间,在你找到新员工之前,我看你还没张贴招聘启事……如果不需要的话当我没说,我只是有点……菲乐太太很多时候像我的奶奶,她真的是个很好的人……”

  

  “所以你决定放弃你的雇佣兵事业和你的小精灵在干洗店相守一生是吗?”Roy听完Jason的大概有两百个比喻三百个形容词其中一百五十个不认识的对男孩的描述以后进行了询问,而且开始放声歌唱:“So plz don't go. 'Cuz I don't ever wanna know.”

  

  “不,我只是给Tim提供一个暑期实习机会。”Jason捏着眉头尽可能冷静地回答,他的手指从和罗伊组队以来就黏在那里再也拔不下来了,“我也确实需要一个临时雇工。”


  

  然后Jason不得不承认他在干洗店呆的时间有点太久了。当然他能给自己找到很多借口,比如说法外者这次的目标就在离干洗店不到两个街区,比如Tim还不够熟悉干洗店的业务,比如他还得找一个暑期以外也能来工作的长期雇工……他摸出一支烟,手里提着一包小甜饼从干洗店走了出来,Tim坐在柜台里朝他挥挥手。


  然后借口就只是借口了。


  ***


  Conner推开门,把两包小甜饼放在Tim面前的柜台上,他叹了口气:“你准备用小甜饼来收买勇者吗?”


  接着他被Tim推进洗衣房,显示超级速度的用途。


  ***


  Tim今天请假。Jason在店里度过了无所事事的一天,小甜饼的碎屑在淡蓝色的玻璃罐子里像海水里的砂砾,他盯着看了一会儿,然后打开了手机上的监视器继续观察法外者的目标,直到有人推开门要清洗一套毛呢的西服。五点半的时候他把卷帘门拉下来,看到上面折叠的边缘部分的蓝色的漆有点脱落。也许过两天该找人重新来漆一下,门上的招牌也可以重新捯饬一下,他站在门口用手大概比划一下,在脑内加入了这样一条备忘录:卷帘门刷漆、招牌重制。路上人不是很多,太阳离下山还有一段时间,他戴上头盔跨上摩托车离开。


  钥匙插进安全屋的门锁,旋转,他走进房间,然后冲洗一下自己,穿上很早以前置办的礼服,用发胶把头发简单地向后梳理了一下,把深红色的领结正了正,保证衬衫笔挺好好束在裤子里,小刀藏在皮鞋里。他对着镜子露出微笑。


  当他出现在宴会上,完美的融入进去就像一滴酒精滴进水里,游刃有余地在人群中穿梭,视线恰到好处地停留在目标人物身上——足以引起注意又不显得失礼。


  这是一个极佳的接近目标的机会,Jason在两个礼拜前就做好了准备,现在他们开始聊天,试探对方的目的,留下联络方式。然后法外者们会决定是端掉他还是端掉雇主或者干脆两头都炸干净。


  本该是这样的,直到宴会的主人出现在前面,聚光灯打在他的精心打理的黑发上,从钴蓝色的眼睛里折射出去,几乎艳光四射。Jason差点捏碎了香槟杯。某张每天出现在干洗店的漂亮小脸蛋被严丝合缝地黏在了那个精心打理的资本主义代表身上。这是Tim Drake-Wayne初次公开亮相,作为Wayne企业的代表。


  如果Jason有那么一点关心哥谭八卦,他也许就会从时不时出现在小报上的模糊照片上辨认出那个每天来他的干洗店打工的男孩,而不是在一个对任务至关重要的场合目瞪口呆差点捏碎酒杯。他飞快地调整好表情,继续和目标人物攀谈。


  他大概需要找个人好好谈谈,比如为什么一个挥挥手就能买下一打干洗店的人要在一家干洗店里打工。


  紧接着他好像看到那个被W.E.股东和长枪短炮争先恐后包围的男孩朝他眨了眨眼睛,闪闪发光,但是当他回神去看的时候,Tim已经在用招牌式Wayne笑容和合适数量的笑话和恰如其分的笑声打发所有人。那个眨眼像是在暗示一个小秘密,他差点就要原谅Tim了。当光线暗了下来播放宣传片时,一根手指戳了戳Jason的手,Tim站在他身后的窗边,倚靠在墙上,露出一个笑容。在投影光线在黑暗的室内里的延展中,Jason费劲地辨认Tim的口形。Tim接着指了指他旁边的人,提醒他别引起注意。疑问在Jason的内心膨胀,但是目标人物重新挑起了话题,他被迫重新投入其中。等他从一段冗长的关于重建哥谭旧城区和W.E.推出的新策略的对话里解脱出来的时候,再回头看,Tim已经从窗边消失了,回到了女伴的身边。


  他猜Tim的口形应该是“保密”。


  Tim从此再也没有在干洗店出现过,他早该料到这点的。但Jason绝不会放任疑问疯长。


TBC

我大概已经在放飞自我了,现在跟AU基本毫无关系(。

评论
热度(29)

© 瓦壳 | Powered by LOFTER